关注:

 

双向奔赴

发布时间:2024-03-13 16:36:46


中原市老城区人民法院食堂,执行法官龚平刚扒拉几口午饭,手机就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龚法官你在哪?我把张程程逮到法院门口了……电话那头,传来申请执行人王思诺急促的声音。

龚平喊起书记员郑毅,匆匆赶到办公室时,只见王思诺杏眼圆睁,俨然像看守着一只猎物。

被执行人张程程虽然身材略有发福浑身上下衣着考究。他面墙而立,心不在焉地哼着小曲给了前妻思诺一个结实的后背。

“法官,就是他!连孩子的抚养费都不给白披了一张人皮。看到龚平,思诺气愤地说。

“泼妇!”张程程狠狠地将手中烟头掷到地上,用脚前掌使劲搓着。

“有事咱说事,可不能人身攻击。”龚平边说边示意他们坐下。

书记员郑毅给他俩端上茶水,打开电脑快速地记录着。

案情并不复杂。王思诺张程程于今年经判决离婚岁的女儿与王思诺共同生活,张程程需每月支付子女抚养费1600元。因张程程没有按时支付,王思诺申请强制执行。但是,张程程的银行账户里根本没有钱,还玩起“失踪”。

“法官,这个女人没话说。”

呵呵,你以为我愿意搭理你?”王思诺冷笑着

“法官,我该给多少?孩子的抚养费我现在就给,但是必须通过法官给。”

“到现在正好半年,应付抚养费9600元。”书记员郑毅快速地计算。

“给我打收条。”张程程掏出一捆百元大钞,“啪的”一声甩向思诺。

从他们走进执行局到现在,张程程没有看前妻一眼甚至不愿意提起她的名字。看得出来,曾经最亲密的两个人,如今已经势同水火

他们的孩子今年才两岁,如果半年申请一次执行,到孩子年满十八周岁,他们还需要来法院立三十多个执行案件。郑毅一边整理着笔录,一边在脑子里快速地计算着来法院的次数。

案件执行的还算顺利,可龚平和郑毅的脸上没有一丝轻松的神情。

“这俩年轻人能有啥深仇大恨?父母闹成这样,苦的还不是孩子。”看着他们两个一前一后走出房间,龚平像是在自言自语。

没容他多加思考张程程两人之间的问题,申请执行人老刘准时走进办公室

今天是老刘执行立案的第三天。这三天,他每天准时来执行局“上班”,见谁都是气呼呼的,好像这里的每个人都欠他三十万

老刘今年七十三岁,为多点利息,将一辈子省吃俭用攒下的三十万元借给一家公司。由于疫情,这家公司经营出现困难无法按期还本付息,老板李想还玩起了“失踪”。

“官司打赢了,钱没要回一分,你说这叫啥事?”老刘逢人就诉说自己的不甘

其实,大家挺同情他。三十万不是个小数字,何况是老刘这样的孤寡老人。昨天老刘到执行局是郑毅接待的他,见龚平没在,得知案件仍无任何进展,只留下一句如果明天还不能回来楼上跳下去”,摔门走了。

老刘人早已走到楼下,“咣”的摔门声还回响在郑毅耳边。明知道他是在要挟,可凡事都怕万一,万一他真跳下去了……

法官们不惧案件多也不担心案件难,就害怕遇到像老刘这样不讲理的人

龚平对待老刘就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不只是老刘,每一个当事人,好像都是龚平的熟人或朋友。在执行局,他给当事人倒水、让座;外出办案,当事人也给他倒水、让座与当事人聊案件,也聊共同感兴趣的话题。漫漫执行路上,你来我往中,上演着一幕幕执行法官与当事人的“双向奔赴”。

用龚平的话说,坦诚相待,赢得当事人的信任,争取他们的配合和支持,才能把执行工作干好。

话扯远了,咱还是回到老刘这儿。

法官,你说说,李想这王八蛋把我的养老钱昧了。现在他把房子卖了,家搬了,电话也换了。有种他姓李的从地球上消失。要让我逮着他,咱们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老刘的开场白带着杀气。

扬言要“跳楼今天升级为“杀人”,眼见老刘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龚平法官这次总该严肃地批评教育他了吧。毕竟普法也是人民法官应尽的职责

可是,龚平不但没有批评老刘,还上热茶。

昨天路过茶城,新买的信阳毛尖,老板说是‘雨前’,您来鉴定一下

茶,烟。

他俩从谈中原市拥挤的交通糟糕的天气,谈到现在的年轻人,老刘认为简直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室外虽然呼啸,房间里却温暖如春。老刘站起来脱去外套,端着茶杯来回踱步。说来也真奇怪,茶水真像是施了魔法的“神水”,随着一杯接一杯的茶水下肚刚才老刘怀里还像揣着个“炸药包”,这会儿渐渐“熄火”了。

老刘,您家里的困难我都知道。如果春节前不能将案件执行到位,我去申请司法救助。退一步说,如果咱不符合救助条件,我再想其他办法。您要相信,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不会让一个群众生活不下去!我知道白刀子红刀子那是气话,退休前您也是单位的老先进,违法的事咱不会干。”

法官,我,我……”

突然,老刘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嚎啕痛哭起来。

老刘是个要强的人。妻子早年病逝,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把儿子拉扯大,他没有叫过苦。到了该享福的年纪,儿子又因车祸身亡。白发人送黑发人,也没有在人前掉过泪。

这一次,当着龚平的面,这个风烛残年的倔强老汉终于爆发了。

看着哭到浑身发抖的老刘,龚平双眼也潮湿了。

“老刘,案件由我办理,这也是咱俩的缘分。从今天起,您困难就是我的困难,咱共同面对,遇到问题咱商量着解决。”龚平搀扶着老刘坐到椅子上。

“龚法官,我老刘一辈子都没有求过人,今天我求你了。这些钱你可得给我要回来啊。”老刘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请您放心,我们会穷尽一切办法查找李想公司的财产但是,现在法院也很需要的配合和支持,只有咱们共同努力,才能尽早兑现您的合法权益!

法官,我!”

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倔强的老刘又恢复了他昔日的尊严。

后来,老刘仍不时到法院来,有时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为了见见龚平,聊聊天,喝杯茶。

一起案件就是一张考卷。只有让人民群众满意,法官的考卷才算合格。老刘出的这份考卷,龚平会怎么答?

其实,老刘不知道,他的案件到执行局的第一天,龚平他们就忙开了。

线上线下同时进行。房管局、银行、工商局……为老刘找到可供执行财产,难度不亚于寻找命案的元凶。

经过努力,龚平终于联系上了李想疫情结束,公司业务处于复苏阶段,李想称没时间到执行局

“我可以到公司去,时间您定。”龚平总是这么惯着当事人。

“明天中午十二点半怎么样?”李想试探地问。

“中,咱俩不见不散啊。”

其实那天龚平也很忙。确切地说,每天都很忙。为了及时兑现人民群众胜诉权益,像所有的执行法官一样,他的工作计划差不多精确到小时。今天要做的工作,都是三天前,甚至一周前定好的。

大多数人眼里,法官身着法袍,手握法槌,他们是惩恶扬善、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使者!可现实中,特别是执行法官,有时还真像是外卖小哥。就说书记员郑毅吧,不是去贴腾房公告,就是去找寻被执行人。城市交通拥堵,他们又要争分夺秒,经常骑着小电电穿梭在大街小巷,郑毅曾自嘲地说他待遇还不如外卖小哥,“你们谁见过外卖小哥吃闭门羹我则是一些当事人口中的‘不速之客’,很不受待见这几年公务员招录连年破纪录,但是法院似乎不那么吃香据说,有的基层法院因为报名人数不足而不得不减招录计划。看看法官忙、法官累,吓退了多少有志青年。

然而,龚平法官却不这么看。谈起这个从事了二十多年的法官职业,他始终充满了敬意工作虽然琐碎而忙碌但他总是那么富有激情。夜跑、摄影、下厨,对生活他永远有无尽的热情递上一杯热茶,记录下当事人反映的每一个问题,对当事人,他永远充满着真挚的

中原大地,大雪节气刚过,刺骨的寒光秃秃的枝丫合奏冬日交响曲。为了腾空另一案件中被查封的房屋,按照原定执行计划,龚平他们边录像、登记,边转运物品,一上午楼上楼下跑了十几趟。这么寒冷的天气,竟然热得浑身直冒汗。

一切安置好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十二点。

路边摊打包三份盒饭,龚平和郑毅驾车直奔李想公司。

看到龚平他们带着盒饭来了,一脸诧异的李想连忙把两人让到会议室里,赶紧倒上热

法官,先喝杯水暖暖身子。”

“我猜您肯定也没顾上吃午饭,带了三份盒饭,咱们就凑合一顿龚平笑着说。

那天的执行现场,不时飘来辣子鸡丁的香味。

龚法官,昨天电话里我就是随口说今天中午见。当时想着您不会来,可是没想到……

李想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五年前辞职创办了这信息科技公司,做软件开发设计。

你们公司目前正是艰难时期,我知道您工作忙、压力大。我今天上午正好外出办案,中午顺路过来看看。

龚平他们边吃边聊,从公司现状到公司前景最后谈到了老刘的这笔欠款。

“我看得出来,您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老刘的这笔钱,您有什么打算?”

法官,说实话,我对不起刘叔。当初他借钱给公司是信任我们,也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这笔借款包括利息公司肯定要还给刘叔。”

李想叹了口气,接着说。

不瞒您说,为了公司正常运转,我连自己的房子都卖了。去年疫情严重的时候,也是我们公司最困难时期,那时我曾经想过把公司卖了还债。但是员工信任我支持我给了我重新起步的信心和勇气。我们公司前景很好相信很快过难关。”

说起创业以来的艰难,这个中年男人几度潸然泪下。但谈到公司未来,李想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闪着亮光

从餐叙到茶叙,从宏观经济到营商环境,他们不像是法官和执行,更像是一对并肩作战的伙伴。

随后,龚平试图组织老刘公司和解:本金分期偿还,公司按原合同约定向老刘支付利息。

老刘一听,头摇得像拨浪鼓:

法官,不了解李想。我可是结结实实被他骗了好几次。当着法官的面,他李想说一年内分三次还清本金。我相信他,我们打了调解书可是至今没见到一分钱。想赖账,连手机号换了要不是你们,我连他的影儿也见不着这会儿就是说的天上掉下大元宝,我也不相信了。”

“刘叔,您当初催要的急,那时我确实没有钱。您每天几十个电话,我没有办法工作。心里一急,就换了手机号。做的不对,但是我真没有想过要赖账啊。”

当初借钱时你咋说的,前段时间在法院你又是咋说的。只有再一再二,哪有再三再四。现在啥也不用说,就把公司卖了,也得把钱还给我!”

关上执行和解的大门看似是老刘,但也是李想。

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理论上老刘可以通过申请公司破产实现债权,程序上这个执行案也算结案了。可是,为了三十万元,将一个虽然艰难但前景光明的公司推到破产的境地,李想不甘心,龚平也不忍心。

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政法干警的要求,也是每一个政法干警肩负的责任和使命。就说老刘这个案件吧,如何找到平衡点,不对李想公司造成致命伤害,又能为老刘实现正当权益?

在与李想的接触中,龚平了解到,公司欠有外债,但还有一笔到期质保金十三万元未收回。因为担心影响后续合作,李想不敢向该公司催要。

个公司?我试着去协调一下。”

法官帮被执行公司“讨债”?李想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用司法力量帮企业纾难解困,优化营商环境,助力经济发展也是法官应尽的责任。李总您放心,帮公司催要质保金的前提是不影响你们两家后续合作。”

此后一段时间,龚平真成了李想公司的“讨债人”。走访公司,遭受“多管闲事”的奚落和白眼公司负责人雍向前工作忙,去一次见不到,就两次、三次。

郑毅目前正在准备参加法律职业资格考试,龚平尽量不占用他的休息时间。下班后零碎时间去“讨债”,龚平多数情况下都是一个人。

12月23日,终于跟雍向前约好晚上六点钟在公司见面。

这天一下班,龚平换上灰色羊绒大衣、黑色牛仔裤,经典的三七分偏分头一丝不乱。脱下法官制服,53岁的龚平其实很新潮。他驾车穿过热闹的二七商圈,走过美丽的金水路,直奔如意湖畔的“大玉米——雍向前的公司在十六楼。

城市的繁华,万家灯火的温暖,让龚平感慨万千。在他儿时的记忆里,这个城市还是一个小县城,到处是破旧的平房,二三层红砖楼房都算是高层建筑了。如今的中原市,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米字型高铁,航空港国际物流港……龚平不禁哼起了那首老歌《我们走在大路上》

我们走在大路上

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共产党领导革命队伍

披荆斩棘奔向前方

向前进向前进

革命气势不可阻挡

向前进向前进

朝着胜利的方向

在二七广场等信号灯的时候,一家三口在二七塔前拍夜景的温馨画面映入他的眼帘。此刻,他不自觉地想起来了刚办结的思诺执行案

等忙完老刘这个案件,我得张程程谈谈。他和误会太深了为了孩子健康成长,得把他们心中的疙瘩解开,还能提前消灭‘三十多个执行案’,这也算‘枫桥经验’在执行领域的实践吧。

想到这里,龚平心里涌起一阵暖意。

当他驾车赶到“大玉米”楼下时,李想早已在等。他们一起上楼,直奔雍向前办公室

在商海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见惯了各种各样的人像今天这样“爱管闲事”的法官,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随着袅袅升起的茶烟,关于十三万质保金的话题就开始了。

听完龚平法官关于李想公司的困境、申请执行人老刘的无助,以及关于大企业的责任和担当的讲述,雍向前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我的企业也是靠诚信起家,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社会风气变了,我,欠着他,谁催的急就给谁

“雍总,咱们找别人要,您比我有体会。李总如今就遇到这样的困难,为了维持公司运转,家里唯一住房也卖了。现在因为拖欠他人借款,公司到了破产的边缘,您看能不能将质保金尽早返还。”

“李的这十几万质保金,我印象里他没找我们要过。”

雍总他们工程款都是及时结算的,这笔质保金我确实没找雍总要过。”李想急忙替雍向前分辩道

雍总,李总不是不想找您要。他担心失去咱这个客户,他还想着继续跟咱公司合作呢。”龚平笑着说。

质保金该给就给,生意该合作还得合作,这是两码事。”雍向前的目光转向李想。

随后,雍向前安排相关人员核实账目,第二天将十三万元质保金打到李想公司账户。

得知公司濒临破产境地员工们主动集资,凑了七万元,连同那十三万元质保金,李想将二十万元执行款打到法院指定的账户。

接下来的几天,龚平陪老刘到李想的公司,到李想的家里,了解公司的经营情况和李想本人情况。最终,在三方共同努力下,终于达成执行和解公司先期支付执行款二十万元;剩余十万元明年六月、十二月分两次偿还,利息按他们当初借款时约定执行。

案件终于告一段落龚平的心却并不轻松。

龚平在法院工作了二十多年,从事执行工作就有十五年。从他经手的案件看,大多数执行案件法律关系并不复杂,因缺乏互信,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之间无法沟通,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对法院不信任、不配合,都给执行工作带来很大困难。

老刘将三十万元借给李想的公司,本是双赢的好事,最后差点“双输”收尾。互不信任让正常的民事活动最终演变成执行难题。

张程程与王思诺互不沟通孩子年满十八岁之前,他们需要不断地来法院,通过法院强制执行力来保障胜诉权益。

正想着,郑毅几乎是蹦跳着“蹿”到龚平的眼前。

师父,张程程被我搞定了。

“你说什么?”

“我们都是年轻人,有共同语言。程程也喜欢玩‘剧本杀’。我们还过了几招,他是高手哦。”

“他们夫妇俩都是好人,人也很好相处。他俩都答应我了,为了女儿,他们有事会商量着办。孩子的抚养费也不用再麻烦咱们了。”

“一下子干掉了‘三十多个执行案’!师父,今天中午是不是得给我加鸡腿啊?”郑毅调皮地望着龚平。

龚平停下手里的工作,欣慰地看着他的爱徒——这个阳光帅气的年轻人。他们这一代年轻人视野开阔,具备坚实的法学理论功底,干事时还透着一股认真劲儿。这小子行,是个当法官的好苗子!

龚平开心地笑了,伸手拉起郑毅:“走,咱俩今儿吃火锅,师父请客。”

不知什么时候,刮了四五天的北风停了,天空高远明净,冬日暖阳下,墙角的腊梅开得正艳,一阵阵清香扑面而来……

 

 

作者:张献玲17803850066

单位: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